专家视点

周颖:中欧班列如何实现效益最大化

发表时间:2017-12-12 阅读次数: 字体:【大】 【中】 【小】 | 关闭本页

中欧班列自2011年首列开行以来,截至目前累计开行超过5000列,我国稳定开行中欧班列的城市已达33个,到达欧洲12个国家的33个城市,中欧班列已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地区重要的物流通道。中欧班列运输距离东西长1.3万余公里,连通50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中欧班列以其高效的速度和低廉的价格,成为越来越多客商的选择。

当然,这支“钢铁驼队”不只助力中国内陆走向开放前沿,还让中国市场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实现了共赢。据了解,从开行初期的手机、电脑等IT产品,到如今的服装鞋帽、汽车及配件、粮食、葡萄酒、咖啡豆、木材、家具、化工品、机械设备等,欧班列的货物品类日益多元化。业内人士表示,义乌至西班牙马德里班列开行以来,马德里地区已逐步发展成为覆盖欧洲的日用小商品集散地。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欧班列开行数量实现了爆发式增长。数据显示,中欧班列的第一个1000列历时54个月完成、第二个1000列历时8.5个月、第三个1000列历时5.5个月、第四个1000列仅用了4.5个月。到2020年,中欧铁路运输通道将基本完善,28个国内外重要枢纽节点基本建成。届时,年开行中欧班列将达5000列以上,干支结合、经济高效的中欧大通道将更加便捷。

随着开行区域范围拓展、频次增多,中欧班列运行中的去回程数量不均衡等老问题仍需解决;同时,国内始发城市货源争夺白热化、一些沿线国家运费居高不下等新问难开始凸显。

首先,因沟通不畅等形成的新问题,成为中欧班列提档升级的隐忧。深度参与中欧班列境外段运营的一位企业负责人表示,公司开行的中欧班列抵达沿线某国时,被当地海关要求所有商品换用该国海关编码。“我们的货物只是过境,如果换用该国海关编码,那抵达目的国时又得重新更换,除高额的换码成本外,企业还得承担货物滞留代价。”该企业负责人说。

其次,班列物流成本依然偏高。在中国-阿拉伯国家国际物流合作洽谈会上就有人提出,一些沿线国家出于对本国就业、税收资源的保护,对过境的中欧班列收取的运费依然不低,而高性价比则是中欧班列的主打优势。虽然中铁通过与宽轨国家铁路企业积极协商谈判,实施宽轨段和中国境内运价优惠,但由于欧洲段运价高出中铁和宽轨段近一倍,中欧班列全程运价仍高于市场预期。

此外,回程货运量依然不大,国内始发地货源竞争愈发激烈。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中欧班列回程数量刚刚达到去程的50%左右,双向运输仍不均衡,与最佳成本运营方式还有较大距离。

据中国物资储运协会统计,目前中欧班列的始发地对货源的争夺已拓展至1500公里范围内。这导致部分地方政府为确保班列正常开行,通过大量补贴人为降低物流成本。“现在各地政府优惠力度都很大,我们的货基本是哪里低就从哪里走,有些地方运费低的我们都不敢想。”东北地区一物流企业负责人说,这种竞争看似企业得利,但不利于行业长久发展。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沿线国家间经贸交流发展迅速,对中欧班列的需求也更加旺盛,这对中欧班列的服务和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业界建议,对中欧班列要合理布局规划。要尽快落实国内外中欧班列运营协调机制,建设国家级中欧班列集结中心,对中欧班列进行合理的布局规划,比如在西南、华东、西北、东北、华南等地培育有核心竞争力的中欧班列公司,引导运营企业朝节约资源、逐步市场化的目标发展。

我国宜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铁路基础设施和口岸设施建设,以提高通过能力;优化中欧班列运输路径,完善运输组织过程,压缩列车运行时间;协调简化海关手续,提升通关速度;建立统一的信息平台,相互交换列车实时信息和货物在途跟踪信息。

中欧班列正成为中国制造走出去的重要渠道,这就要求我们要严格把好出口产品的质量关,不让伪劣商品搅乱市场破坏信誉。同时,宜加强人才储备和载体企业培育,鼓励相关企业设立、运营海外仓,拓展我国企业和产品走出去的宽度与广度。

(作者为中国科学院副研究员、经济学博士周颖)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首页 | 研究院概况 | 科研人员 | 学术成果 | 学术交流 | 社会服务 | 通知公告 | 团队建设 | 网站地图 |

地址:呼和浩特市大学西路235号 电话:0471-4992524

版权所有:中蒙俄经济研究院  蒙ICP1600239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