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余淼杰:扩大开放 彰显中国推进全球化的诚意

发表时间:2018-04-30 阅读次数: 字体:【大】 【中】 【小】 | 关闭本页

2018年4月10日上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回顾中国改革开放40年伟大历程,宣示新时代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坚定决心与重大举措,彰显了中国继续与世界同行、共创亚洲和世界美好未来的满满诚意与大国担当,赢得各界高度认可。

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新起点,中国的开放之路又将通往何处?当前,面对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中美两国贸易摩擦呈上升之势的国际环境,中国是否要继续开放受到外界强烈关注。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作了分量十足的主旨演讲,他用“深刻改变了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世界”对改革开放给予了高度评价,并提出了四项扩大开放的重要举措,向世界表达了中国对外开放的决心。

 2018年4月10日,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在海南省博鳌开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开幕式并发表题为《开放共创繁荣创新引领未来》的主旨演讲

从习近平的演讲中可以看出,40年,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而言只是一个开始,构筑全面开放的新格局将是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对外开放作为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将得以延续。

习近平在讲话中从大幅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保护知识产权、主动扩大进口四个方面定下了具体措施,给世界一个明确的信号: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中国的开放格局不会因为与美国的贸易摩擦而有所改变。习近平讲话中提到的四项重大举措不仅对中国扩大开放起重要作用,对推进全球多边贸易合作也具有深远影响。

大幅放宽市场准入

大幅放宽市场准入是中国继续积极推进多边贸易合作,促进开放的重要举措。

当前,多哈回合谈判仍难圆满收官,其原因主要是发展中国家的服务业处于较高保护水平。同时,发达国家对本国的农业也给予了比较高程度的保护。习近平主席表示要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在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方面落实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让外部资本能更大程度地流入中国,开放本国服务业市场,体现了中国积极推动多边贸易合作的决心。同时,中国将把市场开放的成果共享给世界贸易组织,对多哈回合谈判将起到积极作用。

放宽市场准入意味着国外,特别是发达国家,更多的银行业、企业及服务业企业会进驻中国国内的市场。这会对国内同行业的企业造成一定程度的竞争。一些绩效比较差,竞争力比较弱的企业会在这个开放中被淘汰出局。但是,对那些具有一定积累、基础比较好的企业可以在放宽市场准入中做大做强。这些企业可以通过同国外的企业进行合资或者更加深入地合作,在未来竞争中有可能会处于不败之地。就银行业而言,允许外资银行进入中国市场。那么现在对中国银行业到底是一个正面还是负面的冲击不可一概而论,因为中国银行业要通过深度地跟外资银行合作,向外资银行学习先进的管理以及运营经验,特别是在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拓宽国际业务上面向外资企业看齐,这样的话,假以时日中国银行业的总体水平就会大大提高,可以赶上进驻中国的外资银行,从而做大做强。

同时,在制造业方面,目前中国仅保留对汽车、船舶、飞机等少数行业的限制。以汽车行业为例,此前中国对汽车行业有股本的限制,外资车企持股最高不能超过50%,倘若股比放开,将有利于外资企业与中国企业开展更深化的合作。

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

全面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是中国提高对外开放水平、改善投资环境的重要举措。习近平在讲话中提到,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同国际经贸规则对接,增强透明度,强化产权保护,坚持依法办事,鼓励竞争、反对垄断。今年上半年将完成修订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工作,全面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

负面清单的核心是“法无禁止即可为”。使用负面清单的原则会使不管是内资企业,还是外资企业都具有更广泛更大自由的经营运作空间,对改善整个中国的投资环境是一个非常正面的影响。中国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成绩,我们可以看到经过原来的11个自由贸易区的试验,负面清单已经成为大家广为接受的一种运作模式。

负面清单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它的实施有利于改善中国的投资环境,有利于国际化和国际业务的发展。

中国的第一份负面清单来自于上海自贸试验区,该清单明确列出了不符合国民待遇等原则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的实施是中国对外开放的一项“看得见”的举措,已经在上海自贸区进行了很好的实践。十九大报告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明确提到要全面推进实施负面清单制度,该制度将在2018年推广到各个行业。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习近平在讲话中强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是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最重要的内容,也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对此,外资企业有要求,中国企业更有要求。今年,我们将重新组建国家知识产权局,完善执法力量,加大执法力度,把违法成本显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慑作用充分发挥出来。我们鼓励中外企业开展正常技术交流合作,保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知识产权。同时,我们希望外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知识产权的保护。

关于知识产权保护,我认为有两点要注意:第一,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和深度方面虽然不能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是,动态地看,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已经取得了成绩。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知识产权概念从无到有,从非常微弱到现在明显改观。企业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也从原来的忽略到现在的非常重视,应该说取得的长足的进步。第二,要正确区分关于知识产权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不同的要求和不同的界定。也就是说,发达国家因为人均收入比较高,所以进行知识产权保护的成本比较低。而发展中国家,因为企业运营的固定成本比较高,在某种程度上进行知识产权保护要付出的成本相对较大。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区别区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比如,一本相同内容、同样版本的教材,在西方发达国家的售价就比在亚太国家的售价要高,因为亚太国家人均收入通常较低,而欧美国家收入高,对知识产权的定价在发展中国家的定价就应该相对较低。

不论是外资企业还是国内企业都对知识产权保护都有着重要需求。在创新驱动发展的时代,保护企业知识产权就是保护企业的命脉。对国家而言,更是提高中国经济竞争力最大的激励。把违法成本显著提上去,就是要充分发挥法律的威慑作用,让人不敢违、违不起。

另一方面,中国要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势必会打击到特殊群体的利益。国家提出要把侵犯知识产权的成本提上去,是要通过对外开放来倒逼对内改革。加大了知识产权的立法与保护,违法成本就会上升。

主动扩大进口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进口国,每年的进口总额达到两万亿美元,占中国GDP的20%左右,所以中国进口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毫无疑问。习近平在讲话中提出,“中国不以追求贸易顺差为目标,真诚希望扩大进口,促进经常项目收支平衡。”

中国主动扩大进口的好处主要有两点,一是可以为老百姓提供更多选择的消费品;二是为企业提高更高质量、更高技术含量的中间品和资本品。消费品品种的增加可以降低国内消费品的价格,从而提高老百姓的福利。中间品和资本品的进口可以使下游的厂商接触到更多的中间品。事实上,国外的中间品跟国内的中间品加起来,就会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熊彼特创造效应,这是我们扩大进口的积极意义。

中国一直致力扩大进口,比如今年即将举办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事实上,在年初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之前,中国早就在2017年制定计划举办此次博览会,这说明中国并不是为应景而是一个长期的发展战略。从某种角度上讲,扩大进口将对中美贸易产生的积极影响,如果中美贸易摩擦变大的话,美国会因不从中国进口产品而导致中国出口品制造业部门的就业以及平均工资的下降。

但是,如果中国从欧盟、东盟,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增加进口的话,那么就可以降低中间品的价格,从而总体上降低老百姓的消费价格,中国就能够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独善其身,把损失最小化。这也会给世界带来福利。例如,2017年,仅中国一个国家的就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可以说,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国家能够像中国对拉动世界经济增长产生如此大的作用,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同时,中国正在努力从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迈进。这里面最重要的是提高出口品的附加值、提升产品出口质量。只有出口质量达到像美、日、德等出口强国的水平,中国的国际贸易才能够在世界上真正属于贸易强国,中国才能够由一个贸易大国变成贸易强国。

要实现产业升级,关键在于促进出口加工贸易的转型升级。中国目前的劳动成本相对于东南亚国家而言,已经没有比较优势。但是,相对于美国而言,中国的劳动力工资只有美国的1/5,而全要素生产率达到美国的一半左右,所以中国还是有明显的比较优势。这就是中国为什么目前还能向美国出口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原因。

如果从附加值的角度,尽管中美贸易顺差在2017年达到2740亿美元,但是如果从贸易利得的角度来看,中国的贸易利得其实非常小。以智能手机为例,iphone4在中国出口大致为179美元,加上保费、运费在美国的售价是500美元左右。而在179美元中,中国自己只挣到6.5美元。也就是说,尽管中国的贸易顺差非常大,但是贸易所得产品的附加值却是非常低的。

正如习近平主席提到的,希望发达国家对正常合理的高技术产品贸易停止人为设限,放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管制。长期以来美国,特别是特朗普上台以来提出美国优先政策,对中国的高科技产品的出口具有一定程度的限制。奥巴马在位时提出了出口倍增计划,强调高端制造业回流的同时要出口,倍增的意思是希望出口美国高端制造业产品,美国高端制造业的中间品包含了大量的技术。这个政策使中国所需要的技术可以通过扩大进口来引进。但是,现在特朗普放弃这个计划而逆其道而行。

此外,特朗普政府在强调中美贸易逆差时故意忽视服务贸易美方顺差的事实。事实上,正是因为美国不愿意出口具有附加值较高的高科技产品到中国,而美国自身又不是全球制造业中心,劳力密集型产品没有比较优势,因此自然就会有贸易逆差,所以,美国的高额贸易顺差,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对高端科技品出口的禁运所造成的。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发展中国家可以跟发达国家制定不同的关税水平。习近平在讲话中提到,“今年,我们将相当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我认为,中国主动下降汽车关税表明了中国积极全面开放的态度。随着中国人均收入的不断提升,到2020年中国有望进入发达国家行列。根据世贸组织的规定,加入发达国家行列后,中国在汽车方面的关税将大幅下降。一般而言,关税制度是多方磋商的结果,中国单方面主动提出降低汽车的高关税,表现了一种大国开放的姿态。

总之,习近平主席博鳌讲话表达了一种大国开放的态度,表现了中国扩大开放的诚意与善意。中国希望各贸易大国能够从自身做起,大力合作,积极推动贸易全球化,共同争取“百花齐放春满园”的合作共赢国际环境。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首页 | 研究院概况 | 科研人员 | 学术成果 | 学术交流 | 社会服务 | 通知公告 | 团队建设 | 网站地图 |

地址:呼和浩特市大学西路235号 电话:0471-4992524

版权所有:中蒙俄经济研究院  蒙ICP16002391号-1